公司发布2016年度业绩预告

2020-07-18 16:42

事实上,梳理减持“套路”,出现频率最高的当属简单粗暴的高送转。经查,在发布2016年度高送转方案的公司中,赢时胜、云意电气、和邦生物、中能电气等公司均发布了大股东减持的相关公告。

与此同时,吉艾科技的大股东却没闲着。2016年8月、9月,彼时公司第一大股东、实际控制人黄文帜拟通过大宗交易在六个月内减持52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11.97%,并拟将剩余股份全部转让给一致行动人高怀雪。

“大股东及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基于其身份的特殊性,导致其证券转让行为的影响力远远大于中小股东。因此,监管层对于相关股东减持动作的关注度也愈加提高。”有分析人士表示,目前对于“高送转”、“重组嵌入减持”等问题,相关监管机构几乎第一时间予以关注,并发函要求公司做详细信息披露。

东方通则是最新的案例。2月12日晚间,公司披露了“每10股派发现金股利1.8元,同时以资本公积金向全体股东每10股转增30股”的高送转方案;而一个月前,公司解禁股刚刚上市流通。就在“高送转”方案披露的近一周前,持股3.43%的公司监事会主席朱律玮披露了其为期半年的减持计划。

免责声明: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值得注意的是,监管层已明确“依法监管、全面监管、从严监管”的监管理念。今年将深化依法全面从严监管,维护市场秩序,继续提升监管能力。持续打击资本市场违法违规行为,稽查执法力度只能加强,不能弱化。

有市场人士表示,市场发展方向和监管理念已经明晰,下一步针对“减持乱象”或将出台一系列有针对性的措施,以引导市场主体有序参与,营造良好市场生态。

不仅如此,对于明显违规减持的行为,监管机构则是直接出击,认定违法事实、严厉惩处,并及时给予公开披露。

吉艾科技便属典型案例。1月25日,公司发布2016年度业绩预告,高达5.25亿至5.3亿元的预亏额令投资者大吃一惊,而公司三季报披露的前三季度归属母公司股东的亏损额只有1614.59万元,而且并未按照惯例对全年业绩进行预告。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与吉艾科技相比,金亚科技股东的“套路”则更加隐蔽,直接将减持计划内嵌在重组方案之中。根据方案,金亚科技拟斥资6亿元购买卓影科技100%股权,除支付现金3.63亿元外,剩余2.37亿元对价将由股东王仕荣向公司提供无息借款,而该笔对价款项由交易对方受让王仕荣持有的金亚科技价值2.37亿元股票的形式完成。王仕荣持有金亚科技5.38%的股权,为持股5%以上的股东,其行为已涉嫌违规。对此,交易所已下发问询函。

2月6日,上交所发布对中毅达及有关责任人予以公开谴责并市场禁入的决定。根据上交所的纪律处分决定,中毅达的“三宗罪”主要体现为虚构收入、业绩重大变化信披不及时以及未及时披露重组标的资产被司法冻结的重要信息。其中,中毅达在1月22日即已向公司全体董事和高级管理人员通报2015年度预亏776.53万元的情形下,直至1月30日才向市场披露该消息。而就在此期间,公司股东西藏一乙、西藏钱锋分别在市场上抛售了数千万股。

有市场人士认为,减持本是常态,但为了追求更高的收益,而不顾市场底线,利用消息、资源优势拉升股价,与资本市场本义背道而驰,也是监管机构严厉打击的对象。